top of page
其他新聞

Nicole Pun 評 想像荷蘭:荷蘭當代攝影展覧 【艺鵠藝評 ACO Art Critique】



當代攝影中的神槍手與「美斯」


遠看照片,以為有人用槍對準我,心跳加速,走近作品,原來婆婆在遊戲攤檔中玩射擊遊戲,似模似樣,她的確是個認真的神槍手!想不到《射擊遊戲》與《號碼球衣》兩件作品,拼湊了荷蘭的社會面貌。本文從兩件觀念作品出發,審視觀念攝影如何探索人的內在心理與社會變遷。


荷蘭少女Ria熱愛射擊遊戲,由1936年起,每年也化身成為神槍手,參與嘉年華的射擊遊戲。她把相機放槍口的對面,記錄她的槍手神態。《在幾乎每張照片裡#7》系列既是她的自拍照(self-portrait) ,也記錄觀眾們的面孔(group portrait),反映荷蘭社會的變化。早年荷蘭人紛紛穿西裝大褸觀賞射擊,她脫下手套射擊,全神貫住看著靶。二戰後的荷蘭,眾人神態輕鬆,她在歡愉氣氛中享受射擊。


相機是槍支 動物本能去捕食

Susan Sontag曾在《論攝影》中說道:「一如相機是槍支的昇華,拍攝某人也是一種昇華式的謀殺——一種軟謀殺,正好適合一個悲哀、受驚的時代。 最終,人們可能學會多用相機,而少用槍支來發泄他們的侵略欲,代價是使世界更加影像泛濫。」

在焦慮不安的時代,人們不再以槍支狩獵為生,卻以相機「捕食」,拍下他們不了解的事情,象徵性地擁有物件。槍手憑著身體與精密計算去擊斃對手;攝影師同樣憑著動物本能捕捉(capture)當下一刻,千鈞一髮,決定光圈快門,兩者的本質相近。而「photoshoot」一字也有射擊的意思。Ria是槍手又是攝影師,她認真玩樂的神態不禁令人著迷,成功「捕獵」了灑脫自我,白髮蒼蒼的她仍不失幽默感。


我們很少在大眾媒體中,看見女性持槍的媒體再現(media representation),她的常民攝影(Vernacular Photography)亦填補了這個空白。Ria以snapshot形式記錄自我,創作動機純粹,觀者面對槍手,攝影構圖充滿著張力。常民攝影即大眾創作的攝影,大多為日常生活為題的快照(snapshot),與藝術攝影(Fine Art Photography)有所區分。荷蘭藝術家及策展人Erik Kessels收藏這批自拍照,結集出書,大大打開攝影美學的光譜。


混亂街道中抓拍「10號美斯」

細看射擊系列,作品穿越時光隧道,見證Ria年華老去。照片構圖相若,類型學(Typology)的切入點讓觀眾聚焦在她不變的神態。觀念藝術家Hans Eikelboom同樣以類型學出發,以攝影進行人類學研究。他運用抓拍形式,拍攝衣服印有從1到100數字的途人,創作《數字中的阿姆斯特丹》系列。人們憑著衣飾打扮,以展示「獨特」一面,然而,他們所謂「獨特性」其實不見得獨特,只是淪為大品牌下的圖案。仔細檢視每張照片,筆者發現失蹤的「美斯」,小孩子穿上「10號美斯」球衣,似是個可愛舉動,但在藝術家挪用與排列的世界下,「10號美斯」淪為一個數字代號,淹沒在消費主義的洪流中。

Eikelboom觀念攝影拉闊攝影的含義,例如攝影作品不一定是連續順序(sequential)的媒介,不用按時間順序排列照片。他的觀念攝影按其類型學分類,例如衣服數字、衣服顏色、大品牌名字,透過排序方式創建了一個個的族群(tribe),讓觀眾看清族群的背後,那是甚麼的面相,背後的邏輯是甚麼,自行判斷箇中的含義。

在影像泛濫的時代,影像似是容易解讀的語言。然而,觀念攝影的背後,卻有更多的深遠含意,待觀者去發掘。


圖片1,2 出自上海攝影藝術中心

其他圖片由作者拍攝。

@nicolepunartist

-

想像荷蘭:荷蘭當代攝影展覧

展覽日期: 19/1 - 19/3

展覽場地: 歌德藝廊與黑盒子

Facebook專頁:goetheinstitut_hk

Instagram專頁:Goethe-Institut Hongkong




Tags:

Comentarios


Recent New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