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其他新聞

【一人一點藝評社 One Point Critique Society】Helen Leung 評 In artists, status anxiety Kaio WU Hiu Nam solo project exhibition



失重陳列室 - 胡曉楠個展”In artists, status anxiety”


香港藝術家胡曉楠以焦慮(anxiety)為題,作為首個在2024年的展覽主體。她直白地道出職業藝術家的焦慮失衡,把失重埋藏在結合文本與合成物,線條俐落的陳列室。藝術家的2024,以焦慮為題打開新一頁。


觀念與現成

提起現成物,大眾可能會聯想起馬歇爾.杜象(Marcel Duchamp)的《噴泉》”Fountain”。這個作品劃下藝術劃時代而深遠的影響,奠定藝術史上普普藝術及概念藝術的重要一詞 - 現成物。「現成物」把日常與藝術連結,從生活中大眾可隨手可得之物加以運用,轉移特定訊息至現成物,賦予藝術意義。“In artists, status anxiety” 展覽中使用大量現成物,以木,壓克力膠條,金屬組成展品。如家具陳列室般的合成物,配合她以貼紙文字駐解呼應實體媒材,在極簡空間顯得乾淨但不空洞。

展覽延續胡曉楠的藝術實踐及語言,以概念藝術框架提出創作動機,精英文化的規範與矛盾。超越近百年的時間跨度,”In artists, status anxiety”呈現現成物在現今社會的模塑,胡曉楠的錄像《杜象對話錄》輯錄她與杜象的對話,當中提到她的藝術生涯低不成、高不就的狀態。對話引用了流行曲歌詞,如「高峰上不成唯盼愛情順境」,以諧趣的方式回答藝術家生存狀態下的期盼。


文本索源與知識焦慮

創作者或藝術家經常需要思考的是作品的獨特性與原創性。從物料運用到概念發展,文本(text)是其中啟發靈感的起點。文本或知識挪用反襯藝術家焦慮,造成焦慮的來源跟藝術家培養機制環環相扣。作品《I mentioned during an fine art major interview that I was reading books by Ancient Greek poets and I got the offer. At that moment, I felt disgusting.》直白的指出閱讀某些被定義為權威、具江湖地位的文本會逆轉印象構成,以至是命運。展場的中間放置名為”Research” 的部分,展示手稿,完整的書、畫有筆記、螢光筆的痕跡的論文,這些文本並排共置於同一個展示板兩邊,互相支撐,以重量提供相對作用力。


從接受藝術教育開始,藝術理論構成相對穩固的知識框架,作為創作的骨幹(backbone)。藝術家育成過程的金科玉律是好好讀書,模造符合藝術家的形象,按著畫框乖乖填上顏料。《Image project.i》 《image project.ii》 利用書立架做成椅子,書立中間放了胡曉楠閱讀的書本。兩個作品中間放置多個書的封面頁,牆上的貼紙寫道:Flip through these books then you can casually quote them.” 退去內容的書籍,言而無物。讀者明白與否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把書包狠狠地拋出去。她在看的見的瞎子(註1)文中提出,為什麼藝術家好像經常引用一些學說,一些神話,一些哲學來彰顯自己比別人高深、聰明?藝術家有一個特定的「人設」,還是其實跟其他人一樣?大量的引上引,通過引用(cross-reference)他人觀點說明,證明自己的論點真確性,成為稱職的知識焦慮藝術家。


觀感失重失衡

展覽的胡曉楠的幾組裝置作品《비켜! The Showerhead》 由直立燈和喇叭組成,看來像浴室的蓮蓬頭播放不被賞識的音樂選擇,燈罩die-cut貼紙寫道:Artist only listen to the greatest。Acrophobia 系列作品提供兩種有趣觀感,胡曉楠邀請觀眾躺在地上,戴上有多塊鏡片組成的眼鏡調節視點距離。《ACROPHOBIA.i 》則呈現失重的端坐體驗。金屬架上的椅子的椅背前傾,相反椅背另一方則需要用家身體後傾,才能依靠穩固的背板。過度後傾的椅背一邊寫上acrophobia when it’s close, 另一邊寫著Envious when it’s far 。這種患得患失,「囉囉攣」的心理反映出胡曉楠對空間遠近的觀感。接近的時候感觸到畏高症狀,距離太遠確產生不安與妒忌。


這幾組作品排除「正常」的觀展方式,以恆常的方式重新調節與展品的距離。因焦慮而不斷改變可能是作為藝術家在競爭、創作路上經常面對的心理調節日常,進出時遠、時近的舒適圈形成身分焦慮,觀感失衡。

她在當代「精英」的知識焦慮-「似乎沒有人關心我做的OO」寫到矛盾的心理:「筆者(胡曉楠)從來沒有想過做天才,只時不時想要逃離學院主義,可是面對知識又感到缺乏與焦慮,又怕沒有看足夠學院要求的經典學説,又怕做不成藝術家。(註2)


You just can’t fit in

胡曉楠是次展覽不設開幕酒會,藝術家導覽,也許這個安排已經解釋本人的焦慮。展覽除了是藝術家的自嘲式自白,以現成物構成她的概念藝術語言外,也是向觀眾闡釋、甚至挑戰作為觀眾是否『精英』圈子以內的人。如《ACROPHOBIA.ii 》眼鏡作品裝置,往天花牆壁看到的die-cut貼紙寫到,You just can’t fit in, isn’t it. 反問句擊中資本社會下構成的「精英」社會藝術家所作所為,自嘲以外的焦慮互相交織,構成藝術家的身位。展覽的現成物看似與平常生活一致,作品文案貼紙為現成物留下註腳。經歷半小時的觀展,展覽空間帶領一場患得患失,「囉囉攣」共感的閱讀觀展體驗。You just can’t fit in。對,但不能fit in 又如何?


註1:原文出處:《In artist, status anxiety》看得見的瞎子, 頁43

註2:原文出處:《In artist, status anxiety》當代「精英」的知識焦慮-「似乎沒有人關心我做的OO」, 頁22

@untitledblue_


圖片由藝術家拍攝。

@kaio__w

-

 In artists, status anxiety Kaio WU Hiu Nam solo project exhibition

展覽日期:6/1 - 28/1/24

展覽地點:Mooroom.hk 新蒲崗大有街16號昌泰工廠大廈9樓

Instagram:@kaio__w @mooroom.hk




Tags:

Recent New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