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新聞

【艺鵠駐場讀書學人】細讀感書工作坊+延伸體驗日


作家Flannery O'Connor說過 “I write to discover what I know.” I – write – to – discover – what – I – know. 這句話中:「發現我們所知道的」彷似說明我們本身潛藏很多寶藏,然而要通過發現,我們方可知道更多內在的自己;寫作是發現的法門。 另一作家Julian Barnes說(小說)寫作需要兩點:無際的同理心 (imaginative sympathy)和確切的描繪能力(precise descriptive powers)。或者能夠觸及這兩點,我們也可接近自己多一點。 人類是說故事的動物,我們有能力去想像,也有慾望對別人、對自己述說過去、現在、未來。然而,要在日常中找到各自的觸感 ,建立獨特的聲音,以幫助我們說出自己想說的故事,談何容易。要成為一個懂得說書人,必先回到書;要在閱讀中,學習其他優秀作家如何傳遞生活感知,我們必須細讀(close reading)咀嚼他們的作品。細讀文字是引子,之後我們可以細讀五官感覺,由此再發掘屬於自己的語言,繼而進行自由想像、甚或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