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新聞

【生活館有種電影節 】


生活館第一屆有種電影節

http://sangwoodgoon.wordpress.com/filmfestival/

https://www.facebook.com/swgffff

免費入場,歡迎捐款贊助 不設留座, 先到先得 20/12/2014 (六)開幕電影 / 巨輪下的新界東北 導演 / 原銘翹 麥嘉熙 4pm ACO艺鵠(灣仔軒尼詩道 365-367 號 14 樓) 座位: 50

-----------------------------------------

20 Dec-18 JAN

主辦/生活館 ;合作伙伴/影意志 ACO艺鵠/第一屆「有種」電影節中將播放七部農業紀錄片。特設專頁更新首屆電影節節目資訊,提供每一套電影映前導讀及相關資料!

生活館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angwoodgoon

農業是一種人類的創造性活動,這活動上萬年以來持續改寫著地球的生態物理面貌,以至於社群與社群、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係;更根本的是,農業與農民不斷地滋養人類的生命和口腹。這種創造本身已是一種表達方式,也需要其他如文學、舞蹈、電影等其他表達方式將之整理、濃縮、傳播與昇華。

我們猶記得,幾年前看日本殿堂級紀錄片導演小川紳介窮十三年之功力拍就的《牧野川千年物語》的震撼:一部拍攝歷史悠久農村的紀錄片,既能扣連日本戰後現代化大論述的缺席視角,復能微觀地處理當下村民百多兩百年前延續至今的原罪與心結。導演在悠悠的數百年歷史時空中游走和探索,我們看見他的發現與思考,猶如我們看片時的啟發與感動。

以至於許多或者更強於資訊性的紀錄片,如另一部永恒經典《food inc.》。它講述美國當代的食物系統,美國由大戰時期實施的農業補貼如何造就了今天完全過量生產的粟米,而這些粟米又在食品科學專家的實驗室裡,被抽取及重組成各式各樣副產品如添加劑及替代物,以及當代美國的癡肥、糖尿病、高血壓等都市病與這些副產品的關係。

掛一當然漏萬,隨便舉兩例,想說明的是紀錄片不單是農業和農民的一種表達方式,它甚至是農業、農民和食物的一種運動方式,推動方式和組織方式——它是分析性和知性的,也是味覺的、嗅覺的,它甚至是熱情和革命的。

生活館第一屆有種電影節的籌辦期間,恰巧就是我城雨傘革命佔領之時。在這個時候談全球六十億人口裡,農村人口近年終於被城市人口超越,美國政府及跨國資本家如何透過債務和基改種子操控第三世界農民,似乎顯得絕對的不吃人間煙火。然而,似乎更不應該忘記的,是香港現下幾乎百份百依賴外地食物供應、美國和中國正是香港最大的食物進口國等基本事實。

香港的不民主,和更根本的無法自主,遠不止於欠了一張選特首或立法會議員的選票,香港的不自主,在於在金鐘佔領區方圓就近的範圍內,要麼就是麥記,要麼就是大家樂,這兩家快餐集團似乎不會因為香港有普選而執笠,但相當能肯定的絕是因為雨傘革命,它們都大發油水盆滿缽滿。

農業與食物運動的核心,是可持續、生態友善和自主。重新掌握可持續的食物來源(和直面過程中可能面對的種種挑戰),就是民主運動的基礎和必經之路。印度聖雄甘地說過,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英國殖民者就是因為英國工業革命令印度成為了綿布的進口依賴國,所以提倡印度人重新操作起他她們的織布機,拒絕依賴重掌命運。十九世紀古巴的民族獨立英雄兼詩人 Jose Marti 更加直白,「一個不能生產食物供應自己的民族,就是奴隸」。很遙遠很抽象吧?美國名廚 Alice Waters解釋說,「若古諺說『你吃甚麼,你就是甚麼』,吃快餐的你,不就是(資本家眼中的)又快又賤又隨便(fast, cheap and easy)麼?」

本年的電影節,是生活館務農四年以來首次舉辦的。學習農技、供應食物不容易,我們正是在城市人回鄉學習耕種的路上,龜速前進。我們也從我們自身的學習經驗,從前輩身上見到的功夫等,了解到有別於「又快又賤又隨便」的可貴和意義。今年我們揀選了七部片,講不上包羅萬有,但都是小規模、獨立電影人的熱情之作,都能觸及農業與食物運動其中最重要的面向。

這是生活館的首屆,由於人手、時機等因素,肯定錯漏百出招呼不周。我們期待有更多色香味俱全的活動,這恐怕要待明年下一屆了。我們認為,現存的世界肯定不是最完美的世界,不存在的事物並不必然因其不應該存在——試想香港蔬菜有超過百份之九十八是進口貨便不難明白。土壤沒養份,不一定要以進口貨替代以至移民他去,另一進路可能是花點時間和精力,將泥土養好,讓諸多物種儘其天職,生死循環恢復泥土的養份。在香港這城市抄這條並不「又快又賤又隨便」的路,所謂「有種」,此之謂也。

來來來,來看片、思考、交流,撒下種子,讓果實給我們驚喜。

生活館仝人

2014年11月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