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其他新聞

無用石 評 黃慧心個展「下垂眼皮的陰影裏有些田」【一人一點藝評社 One Point Critique Society】



下垂眼皮前有些田顯影了


喺暗暗地嘅空間入面,大量影像支配空間同視覺。由有幾分熟悉嘅香港野豬,到陌生嘅山路,走到最入,你會搵到幾隻山羊喺山上遊走。山上面嘅景色,既可以因為地景同天氣唔同而話佢地有分別;又可以因為佢地都有差不多嘅石屎路、工程等人造物而話冇分別。山徑係通往自然嘅人工物,現代人進入自然嘅必經之路。對於自然中嘅人工物,我地見怪不怪,但喺山林中見到人工物突兀嘅形狀同物料,內心難免會有一絲嘅不安。


Winsome 嘅藝術處理係同時隨意但又經過思考,我認為 @ar.twister 喺《來一場城市中的偵探遊戲》一文中對 Winsome 嘅描述非常準確,係「破碎、拼湊」嘅味道,係「接近人們日常無意識的觀看」。 Winsome 展出相片嘅方式非常隨性:以顏色紙或者燈光配上高對比度嘅相片,加上唔對稱嘅剪裁,同用書釘、鏍絲同紗做嘅裝裱,唔介意留低「唔精準」嘅地方,令作品呈現粗䊯暴亂嘅感覺,就好似喺山林中見到嘅人造物一樣。 Winsome 亦會不時隨心改變或者增加呈現方式,展覽好似處於會生長嘅「有機」狀態,但諷刺地,呢種「有機」同時係人為嘅。另一方面,喺各地山徑拍低嘅流動影像非常搖晃,睇得出 Winsome 只係用簡單嘅設備拍攝,同普通人無啦啦打開電話錄影嘅狀態一樣。呢啲流動影像被精心編排到多個大螢幕上,佢地好成功咁形成一個沉浸亦都漸進嘅山林經驗,但 LED 光源同時提示住觀眾,呢個只係人工再現嘅山林。


展覽中嘅所有影像處理都流露人工物同自然之間嘅矛盾, Winsome 精心思考素材,包括影像、載體、裝裱材料,然後去到現場先「有機地」重新創作同決定燈光,靠嘅係喺日常同創作嘅時候,同樣保持對周遭高度敏感。而 Winsome 嘅感受力同創作力,都已經同影像工具同物料分唔開。同攝影或錄像唔同,我會形容 Winsome 嘅創作係屬於純影像,藝術家就係感知影像/世界嘅主體,佢「列印」出嚟嘅影像成果就好似相機自帶濾鏡咁,油然而生。


圖片由作者拍攝。

-

黃慧心個展 「下垂眼皮的陰影裏有些田」


展覽日期:7/12/23 - 7/1/24

展覽地點:張靜蘭實驗畫廊 香港藝術中心三樓

Facebook專頁:Hong Kong Arts Centre 香港藝術中心

Instagram專頁:hongkongartscentre




Tags:

Commentaires


Recent News
bottom of page